• 註冊
  • 登入

開放取用(Open Access)對作者和讀者等七個利益方的影響

學術議題,期刊投稿

OPEN-ACCESS

論文是學術研究的產物,是科研人員辛勤勞動的結晶,而且通常沒有稿費。 當你聽說發表論文需要作者自掏腰包幾千美元時,是不是對作者的這種倒貼感到非常驚愕? 沒錯,這種情況已經發生,叫做開放取用(Open Access,簡稱OA)。 它是一個複雜話題,我們將分幾篇文章深入討論開放取用產生的原因、對各利益方造成的影響,以及如何使用開放取用。

開放取用涉及論文作者、讀者、出版商、圖書館、科研經費資助機構、作者單位、社會輿論等七個相關利益方。 要想正確評價開放取用的作用,必須全面瞭解它是如何影響這七個利益方的。

開放取用是學術作品商業化運作到了物極必反的必然結果,是出版商在追逐利潤過程中應對的一個挑戰和順手牽羊應勢操縱的一個機遇。 出版收費的轉移是開放取用運動中最揮之不去的中心特徵。 簡單來講,開放取用就是把過去的”作者免費發表、讀者付費閱讀”的模式改變為”作者付費發表、讀者免費閱讀”的模式,應驗了這句話:”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2001年,布達佩斯開放取用倡議誕生。 2018年5月,歐盟競爭力委員會宣佈,所有科學論文均應在2020年後免費獲得,並認為開放取用期刊是邁向開放科學系統的重要一步。 開放取用的目的是為了讓讀者不受限制地免費獲得學術研究資源,包括金色開放取用(Gold Open Access)和綠色開放取用(Green Open Access)兩種形式。 需要注意的是,雖然人們在引用開放取用資源時無需付費,但是仍須註明出處,否則構成剽竊抄襲

金色開放取用是指在論文發表時立即在出版商的在線資料庫實現永久的開放取用。 作者需要支付論文處理費,稱為(Article Processing Charge,簡稱APC)。 少量金色開放取用期刊不收取論文處理費。 由於開放取用是相對於訂閱取用而言,金色開放取用模式還包括一種混合(hybrid)模式,即期刊出版商向圖書館收一遍訂閱費,然後再找作者收一遍論文處理費。 這種雙重收費模式出現在作者把論文投稿給傳統的訂閱獲取期刊但是卻希望實現開放取用時。 期刊在收取論文處理費后,把論文放在網上實現開放取用。

綠色開放取用是指作者把論文草稿發佈在某個在線公開數據存儲庫(例如大學的科研成果資料庫或預出版平臺),把版權轉移給出版商,並遵守出版商關於何時能夠允許公眾在數據存儲庫中訪問該論文的規定,例如通常必須在一定的禁止期(embargo  period)後。 如果論文經過同行評審(peer review)後有重大修改,或者經過期刊編輯部的排版處理,出現在出版商在線資料庫的定稿發表的論文將與作者自己公佈的草稿會有所不同。 對於綠色開放取用,作者通常無需支付論文處理費。

 

xiaoxia-xu-HcfX6JjzY0g-unsplash-1024x682

 

開放取用對作者的影響

大多數科研人員在職場上是需要「先生存、後發展」的。 每個人都面臨在論文的數量和品質上的績效考核壓力,尤其是職級較低的年輕科研人員。 在過去的訂閱獲取模式下,作者通常能夠免費發表論文,或者只需繳納很少的版面費或審稿費。 如果全部期刊都從訂閱獲取改為開放取用,出版商將無法從圖書館等單位獲得巨額訂閱收入,那麼只能從作者身上收取高昂的論文處理費來維持期刊運營。 這樣,將造成沒有經費來源的作者無錢發表論文,造成學術體系坍塌。 從道義上講,作者是付出辛勤勞動的人,為全人類奉獻智力成果,而且從發表學術論文中賺不到稿費,得到的回報僅是單位的工資(對於有單位的作者來講),以及拿論文成果換取的職稱、待遇和榮譽。 對於作者來講,發表論文是必須。 從體制上強迫作者從自己的工資或積蓄中出錢自費發表論文,在科學體系的構建上是不道德和不公平的,應當嚴格禁止。 另外,作者需要關注有多少SCI和EI期刊在快速轉變為開放取用期刊,因為SCI和EI論文往往是績效考核的期刊級別要求。

 

開放取用對讀者的影響

開放取用對讀者來講是好事,因為擺脫了付費的經濟負擔和使用限制。 當某些組織站在”全人類共用知識”的”道德制高點”上議論不該設置”付費障礙”和”知識產權保護”時,必須思考論文的發表費用應當由誰來承擔的道德問題和商業問題,而且需要為作者和出版社著想。

 

開放取用對出版商的影響

大型出版商對學術行業長期以來的兼併壟斷和訂閱費用增長,是造成開放取用運動的直接導火索之一。 期刊訂閱價格的一再暴漲和出版商對高額利潤的追逐,導致圖書館和各個訂閱機構不堪重負,憤而反擊,發起開放取用運動,抵制訂閱,試圖減少訂閱費用。 出版商在經過初期的抵抗后,迅速發現了把訂閱費用轉移到論文處理費的巨大商機,並轉而順應開放取用。 這種收費的轉移,極大改變了出版商的行銷模式。 出版商從最開始的拒絕改變的消極態度,迅速轉變為大量收取論文處理費的積極態度,並逐漸從這場博弈中的被動的被攻擊角色轉變為主動的巨額盈利角色。 近年來越演越烈的掠奪性期刊就是最好的例子。 它們的目的就是收取論文處理費,發表未經嚴格同行評議的垃圾論文,從而在一些單位的績效考核政策上鑽期刊要求鬆懈的空子。 因此,只要論文處理費不下降,出版商就不是輸家。 在這場博弈中,被犧牲掉的輸家目前是作者。

 

開放取用對圖書館的影響

由於海量論文的急劇增加,也由於出版商對利潤的追求,圖書館的期刊訂閱經費日漸捉襟見肘。 在開放取用運動中,由於出版商希望保障論文稿源,圖書館或期刊訂閱機構被出版商要求把節省下來的訂閱經費用於補貼本單位作者,幫助繳納論文處理費。 但是,這種決定往往是由圖書館的上級撥款機構(例如高校)來決定。 如果大學決定削減訂閱經費,並且不替作者繳納論文處理費,圖書館的地位將受損,因為任何人都可以不經過圖書館而直接上網拿到開放取用的論文。

 

開放取用對科研經費資助機構的影響

開放取用運動中最常見的一個倡議是得到科研經費資助的作者按照資助機構的要求,把論文發表在開放取用期刊上,並從科研經費中支付論文處理費。 但是,大量作者是沒有經費資助的,而他們從事的研究往往也非常重要。 期刊訂閱經費和科研經費在過去是分開管理的。 開放取用運動要求將這兩項經費捆綁管理,改用科研經費支付論文處理費,來取代期刊訂閱費。 這勢必導致整個科研管理體系的巨大變革。

 

開放取得對作者單位的影響

單位是制訂績效考核政策的。 當作者的研究得不到科研經費支援時,論文處理費的負擔便落到作者單位身上。 這筆從幾百美元到幾千美元的高額費用對於每個單位都是一個巨大負擔,而且會造成報銷政策的公平性和限額問題。 因此,作者單位無法解決開放取用運動的論文處理費問題。

 

開放取用對社會輿論的影響

社會輿論在議論開放取用運動時,往往偏重倡導知識共用,而對學術出版的必要商業模式和智慧財產權保護討論不足,而且經常對開放取用導致的論文處理費這一核心問題避而不談。 正確的社會輿論應當呼籲使用科研基金和政府補貼來繳納出版商合理收取的論文處理費,徹底免除作者個人的繳費負擔,讓學術發表回歸公平公正。 這將引發對整個學術體系的深入檢討。

 

此系列共有四篇文章,有興趣可以參考延伸閱讀:

開放取用(Open Access)對作者和讀者等七個利益方的影響

開放取用的知識共享協議

世界五大學術出版社的開放取用期刊發展

如何查找開放取用期刊和免費OA論文

 

英文部落格 | 論文編修 | 留學文件修改 | 托福寫作修改 | 服務價格 | FAQ | 關於Wordvice |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

wpDiscuz